陈八目

ONLY RDJ all铁all 锤基回归倒计时

【锤基】Be still

妇联3预告产物 糖!糖!糖!

这首歌真的很适合锤基“Be still”歌手The fray

小段子配合食用更佳//

已经是失去Thor的第四天了。
Loki和他几乎废弃的宇宙飞船在漫无边际的宇宙里随着星云浮动着。没有任何方向和目的地,他已经失去所有了。他靠着Thor曾经坐过的王座上卷曲着身体好把自己环抱住,因为不这样做他就无法控制自己不停颤抖的身体。在这之前他一个人处理了阿斯加德人民的尸体,他们飘向了宇宙的任何方向,化成点点的星辰融进了浩瀚的宇宙。
他自嘲的笑了,但是又哭着,眼泪顺着他的眼角滴落在他怀里的红披风上。
这是他仅有的和Thor相关的东西了。

“告诉我吧,你会怎么做,哥哥。”Loki自问着。
“你知道的,我一直在你身边。”Loki突然抬起头看着飞船的玻璃,他快要吧它们看破了。他一定是幻听了,想着准备再次吧脑袋耷拉下去的时候,“不要让恐惧和内疚打败你Loki。”
“Thor...你在哪...我看不到你……“Loki扶着旁边的座椅迅速的站了起来,眼泪再次填满了他的眼睛,他试图把它们擦干净。
“Thor……告诉我……。”
“我的时间不多了,在你眼前即是答案My brother。”Thor的声音越来越小了,“你是来自阿斯加德的神,我的弟弟。Be still, My Loki 我一直在你身边。”
If you forget the way to go
And lose where you came from
If no one is standing beside you
Be still and know I am
眼前不远处是一颗蓝色的星球,Loki知道那是哪。
他用手摸了摸脸,调整了飞船航行的方向。他要去保护Thor还在乎的东西,因为那是他们最初的目的地。


“我感觉不到他了,螳螂妹。”
“嗯…宇宙里能传承你们意志的东西太少了,如果你说的什么阿斯嘎德……”
“阿斯加德。”
“阿斯加德没有毁灭的话,我想还可以试试。”
“你也不要太担心了,我们也很快就要到地球了。”星爵说。

没有什么可以把他们分开。

【虫铁】Roses(内战后小甜饼/微一点点盾铁 一发完)


最近tony总是能在stark大厦的某些角落收到一些来路不明的玫瑰,它们看上去是经过细心栽培和挑选的。他让Friday查看了Stark大厦的通行纪录,没有什么人可以逃过Friday的监测并且成功的进入stark大厦留下这支玫瑰再悄无声息的离开了。然而通行纪录除了复仇者联盟的人,也再没有什么外人了。

好吧,他有些开始怀疑是不是Peter送的了。是的,他和Peter在一起了,年轻人非常的有活力,他总是能带来许多意想不到的惊喜,比如突然出现的低糖甜甜圈,网织的钢铁侠和蜘蛛侠,虽然它们在两小时之内就会融化掉。这让tony感觉到前所未有的轻松。他善良有责任心,他的出现就像一抹阳光,温暖tony心角的冰霜。

不过这个念头很快就被打消了。

“Tony! Ohhhhhhh 这是谁送给你的玫瑰?它们看起来非常精致啊,你竟然把它们修剪好保存了起来?”Peter有些不高兴的从背后环住了他的stark,他完成任务刚回来没多久,解决一些出头的小喽啰,他只花了两天半的时间。
然而Peter已经开始不能忍受没有Stark的日子了。成年的Peter已经比Tony高出了半头,他不得不弯腰才能把头埋在Tony的颈间轻轻的亲昵着。Peter知道他的Stark追求者有很多,如果能让他们排个队环绕这个地球也不为过,但是Stark从来没有把它们放在眼里。
“我一直以为是你送的呢,别闹这很痒…” Peter侧头咬住了Stark的嘴唇,然后亲吻他的嘴角,“我以为你不喜欢这样的浪漫。如果你喜欢,我也可以的。”小蜘蛛有点委屈,Tony都没有把他送的东西天天戴在身边。好吧,挂在实验室也很好,那是一个Peter自制的项链,刻着Tony和他的名字。

“嘿,我的男孩,我只是不清楚它们是怎样出现的,所以我以为是你送的。”Tony的目光还停留在花瓶里的玫瑰上。“他让我想起了一些不好的回忆。”和一个曾经他爱过的人。
“给我一点时间。”

Peter张开嘴想要说点什么,不过他最终只是握住了Tony的手,然后轻轻的点点头。他的Stark不能总是什么都告诉他,因为他背负了太多的责任和那些Peter不曾与他一起经历的痛苦,Peter能做到就是包容和理解他的stark。
因为他的Stark是世界上最好的人。

“我想你了,Tony。”小奶狗咬上了Tony的嘴唇把舌头探进他的嘴巴,轻轻的允吸着,发泄着他的一点点不满直到Tony感觉到有些缺氧,他不得不吧注意力转向他的男朋友。

“ 我也是 ” 


后来,Tony除了继续收到玫瑰,他还意外的发现一张字条和玫瑰放在了一起。 
“Anger begins with folly, and ends in repentance.”
(愤怒因为愚蠢开始,以后悔告终)
这张字条只能让他联系到那个人了,他一直猜测都结果——Steve,美国队长,在西伯利亚为了他那从小一起长的青梅竹马砸碎了他胸前反应堆的前/男/友。
他之前曾给了Steve最高权限直到现在都没有收回,所以这也解释了为什么Tony发现不了他进入实验室的痕迹了,Steve完全可以叫Friday抹去他出入的记录。

内战之后他们表面上是言归于好了,可是谁都知道Tony曾经最爱的人是Steve,而Steve显然辜负了Tony,因为他的一点私心。他从来没有考虑过一身盔甲和发射器的Tony怎么会在那样紧迫的关头选择与他肉搏,也没有考虑过Tony对于他,他们到底付出了多少。
但是Steve对于Stark做过的事情已经成为无法弥补的过去了,人总要往前,往美好的事物看不是么。
他把修剪好的玫瑰整齐的插在花瓶里。

“Friday,收回Mr. Rogers的最高权限。”他没有一点犹豫。
“是,Boss,已经将 Mr. Rogers降为第二等级。”
“乖孩子,告诉我Peter现在在哪。”Tony把插满玫瑰的花瓶移到了靠窗的桌子上。

“Boss,Peter正在您的卧室等您。”
Tony放下了的修剪工具,揉了揉已经有些酸痛的腰部,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一下午了。他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背心,让自己看上去精神一些。

“Tony,明天我就要Mit毕业了。”Peter看到Tony从卧室的门走进来,“你愿意在毕业典礼上和我跳一支舞么?”他迎了过去把Tony揣在怀里,拥着他走进了卧室。


“你做好要公开的准备了吗?”Tony抬起头与他的男朋友对视,顺便在他的侧脸上轻轻一啄。

“当然了,我准备好与全世界为敌了,和你一起。”

“谁教你说这些话的Peter。”

“我爱你Tony,你愿意嫁给我么?”

回应给peter的是一个深深的吻。

和一句 “我愿意”。

“IT IS ALWAYS MORNING SOMEWHERE IN THE WORLD”
—世界上总是有某个地方可以看到阳光。

ps 第一次尝试写MCU的文还有点小激动,希望大家喜欢吧,其实之前一直站盾铁但是内战之后实在看不得大盾这样对铁罐。好在小蜘蛛还是非常治愈的,谁对铁罐好我就喜欢谁吧。就这样。

复联3特辑 看你铁罐爸爸盯小蜘蛛的眼神

Love is like an hourglass, with the heart filling up as the brain empties.
穿越AU TBC

“所以这就是你说的18岁生日惊喜?在我的桌子上?Mr.Stark…你认真的么?而且它差一点就被May看到!!我只要再晚回家五分钟!!!”
“I am hot, 你得承认这一点。”
“Fuck you, Tony.”
“哦,你今天好像成年了。:>”
铁罐爸爸的腰抽搐了一下,他还不知道今晚他将面临什么⁄(⁄ ⁄ ⁄ω⁄ ⁄ ⁄)⁄。

【守望先锋/R76/莱耶斯x士兵76/半架空】陌生人 完结篇

PART9

莫里森赶到寡妇的老巢附近的时候,一切的景象和他以往看到的大相径庭,到处弥漫着一种尸体的腐臭和化学药剂刺鼻的味道,城堡外的大铁门门被炸掉了一半,里面没有一个守卫,莫里森握紧了他的步枪,向里面小心翼翼的探去,像他无数次来到这里那样,可是路却走不对。

 “你终于来了。”莫里森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我们在神庙里面等你。还有你的莱耶斯,快点来吧,他就要重获新生了呢?”

莫里森还有些搞不清状况,他感觉这个声音很熟悉,但是他想不起来这声音是谁的,他本能向神庙的方向望去,感觉脸上的伤痕有些隐隐作痛,他好像来过这个地方,可是他什么也记不起来了。

凭着感觉,莫里森竟然没有迷路,就好像有什么东西在引导他一样,他走了很久很久,久到他想了很多关于莱耶斯和守望先锋的大家,总感觉一些片段似乎缺失了,他的思维有些模糊。

尽管被插满各种管子或者已经腐烂风干的实体被挂在石像上,但是莫里森还是能清楚地从他们的身形认出,那是他熟悉的大家,守望先锋的伙伴。他没有想到神庙的景象是这样的,他几乎有些崩溃的看着周围的尸体,那种熟悉的感觉让他感到惊悚,他并不记得他来过这里,可是有什么东西要从他的脑袋里涌出来了。

他快速的搜索了一遍神庙,似乎并没有什么人,他的莱耶斯也应该在这里,至少要比他早到很多天,刚刚在他脑内想起的女人的声音也他感到有些不安,“你在找他么?”安吉拉突然的出现让莫里森吓得一惊,他抬头看到石像的顶部突然站出来5个人,莱耶斯也在其中,只是他的身体也被插满了各种管子,就像那些尸体,还被泡在了承有绿色的容器里液体里,一些能量从那些罐子里输入进去,发着淡淡的白光。

大概是触景生情,伴随着他头部的一阵剧烈的疼痛令莫里森摔倒在地。

那绿色的液体让他想起了很多活体实验的片段,他想起来这十年他并没有探索过寡妇的老巢,而是在这个地方和他的同胞一起被眼前的女人抓来实验,被注射了各种液体和血清,他们扭曲的脸和实验失败被处理的景象让莫里森印象深刻,他想起安吉拉用刀子划破了他的脸为了测试改造的成果,却在他的脸上永远的留下了这两道疤痕,他想起他无数次庆幸没有让莱耶斯留在基地而是派他执行任务让他逃过一劫,他想起那些经历的痛苦都不足以打败他是因为莱耶斯还活着的讯息支撑着他的一切,最后他被改造成功了,但是并不强大,快速愈合的能力被放慢了很多倍。7年前他被冰冻了起来一直沉睡到7天前,他被唤醒,记忆被篡改,为了配合天使的这场好戏。

“安吉拉……”莫里森一手捂住他的头,另一只手支着枪慢慢的站了起来,他都想起来了,安吉拉,前守望先锋的医护人员,那个和蔼善良的天使博士是最邪恶的魔鬼。

“…”他看向安吉拉旁边的莱耶斯,想确认莱耶斯的情况却惊奇的发现莱耶斯睁开了眼睛,他费力的在绿色的液体里用口型告诉他,【杀了我,我不想变成他们的样子】,尽管有些模糊但是他还是能辨认出来,莫里森感觉眼睛有点酸涩,莱耶斯这个样子都是他害的。“安吉拉,放了他……我跟你走。”

“你早就没有价值了。”安吉拉轻蔑的笑着,“真高兴看着你痛不欲生的表情莫里森。”

“……”莫里森举起枪,装作对准安吉拉的样子,安吉拉展开了她妖艳的翅膀,“你想杀我么?。”源氏瞬移到安吉拉前方,做好了拔剑的准备,“那你就来试试吧。”

莫里森启动了步枪的流弹模式,三枚流弹向莱耶斯的方向射去。

“嘭”的一声,爆炸声在安吉拉的身边响起,她有些惊讶,“你疯了?难道你不怕杀了莱耶斯吗?”

“比起让他变成你们这幅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还不如让他解脱……”莫里森的声音有些颤抖。

“你难道忘了,你也早就不是人类了?”安吉拉直勾勾的看着莫里森,“愚蠢。”

绿色的液体从营养罐里倾泻,恰巧流过雕像的眼睑,好像那埃及法老的雕像也在为这一切而感到悲伤。黑色的烟雾从碎掉的罐子里冒了出来,四处变得阴冷无比。

“忘了介绍,莱耶斯的新能力是重生和幻化~。”安吉拉露出了极度的自信。

莱耶斯在黑色的烟雾里得到了新的生命。

“死吧!死吧!“伴随着莱耶斯幻化出了一身黑色的披风,他的面部也被骷髅的面具所遮盖,两把散弹枪向周围一通乱射,没有掩体安吉拉的手下差点被打成筛子,莱耶斯瞬移过来拽断了路霸的脖子,一枪爆掉了源氏的头,寡妇和天使刚好躲在了路霸的后面所以没有受到什么伤害,安吉拉展开了她的翅膀飞了出去,“该死的。”大概她自己也没有想到莱耶斯会失控,她差点死在自己创造的怪物手下,寡妇一镖飞爪把自己拽向神庙外的世界,她和天使瞬间消失在了莱耶斯的眼前。或许叫他死神更合适,灵魂的收割者。

莱耶斯瞬移到莫里森的身边,本能的抓下了莫里森的面具,大概是想看着面具下的脸太久了执念至深,然后莱耶斯用枪抵住了他的莫里森的胸口,他犹豫了一下,“嘭”的一枪,打了出去。莫里森好像感觉不到疼痛,胸口前被射出的散弹炸出了一个巨大的空洞,血溅的到处都是,被散弹巨大的冲击力射飞的他缓缓地爬回莱耶斯的身边,一点一点靠着莱耶斯撑起他的身体,然后莫里森的手终于触碰到了莱耶斯的脸颊,他伸手他抱住莱耶斯的脸,轻轻地说了一句“对不起。”

死神有些不坚定,准备再开一枪的手有些僵持,莫里森支撑不住的身体就靠在了莱耶斯的身上,血染红了他们两个,看起来像他们都受了重伤。莫里森缓缓地摘下了莱耶斯幻化的面具,仔仔细细的抚摸着莱耶斯深邃的五官,那个他日思夜想的人就在他的眼前了,然后莫里森轻轻地用他的唇在莱耶斯的唇上啄了一下,然后他把头埋在了莱耶斯的肩膀上,“我不怪你。”周围一片寂静。

死神那死灰色的眸子里隐约闪出了一丝光芒,然后有什么温热的液体从里面涌了出来。

如果时间能够重来我不想装作陌生人,和你擦肩而过了,莱耶斯。

                                                      全文完结。

Ps~不要慌不要慌!!!!还有番外不会be的!!!{大概?}讲道理为什么选择一个这样的结局,真的是想要更加还原守望先锋的背景,毕竟是一个现代战争的年代,大家都端着枪四处乱跑,让他俩私奔去oxx过性福生活什么的会不会不太合适啊- -所以我想士兵76一个半改造人死(死了么?雾)在自己的爱人手里总比孤独的活着或者死在别人手里要强的多。然后就是我要停更两天到三天。。今天开始就要过高中会考了。今天要考数学物理和通用技术好方嘤嘤。。所以吊你们的胃口是不是不太好哈哈哈哈~~~祝我考试顺利啥的恩~

然后再次解释一下这个梗我怕有些小伙伴还云里雾里的,首先是天使是大反派,莱耶斯莱茵哈特托比昂在基地爆炸后,守望先锋的人员解散后还留在了守望先锋,其实是因为莫里森被天使灌输了记忆以为他和莱耶斯吵架所以一气之下派莱耶斯去执行任务,又怕他受到危险让莱茵哈特和托比昂跟着,所以他们三个幸免了被天使抓去实验,那场爆炸也是天使策划的为了掩盖她抓走了所有人,而寡妇一开始就是天使的改造人,天使作为医疗人员潜伏在守望先锋,还策划者寡妇和路霸他们的行动。这就是为啥后面说莫里森想起来他根本就没探索过寡妇的基地,一切都是天使给他灌输的记忆,所以来到阿努比斯神庙他不由自主的就找到了以前他被人体试验的地方,而早在七年前莫里森就被改造好了不过是个半成品,但是当时莱耶斯(作为人类,不是死神)很厉害天使没有报仇的方法,所以就把莫里森冻了很多年,为的就是他改造出了源氏路霸他们有能力跟莱耶斯打还能轻易就碾压他的时候再把莫里森放出去当诱饵,当一个幌子。上文说他想起来他是在7天前醒的就是全文的发展时间了,莫里森醒来被天使灌输作为76刚维护完正义而回到了自己的小窝(简陋的小房子),然后莱耶斯得到天使放出去的消息来找莫里森,莱耶斯当然是为了给莫里森报仇才去的,所以天使这里打电话提到了你不想给莫里森报仇么这句话打动了莱耶斯让他无条件的相信了天使,因为从莫里森着得不到消息,他们就离开了,离开两天后他们到达了天使这里就发生了一系列的斗争,而莫里森在第六章刚刚醒悟用了3天才赶过来,已经晚了。唯一意想不到的就是死神的失控,天使以为不会这样。后文就没什么好解释的了,改造完的莱耶斯拥有游戏里那些基本技能0.0恩,你们也知道的玩好了很无敌~23333.

这就是陌生人的全文啦,会再吐个一两张番外之前也说了情感戏会在番外里,感谢大家的喜欢030。接下来大概会开一篇源藏,贾尼或者盾铁,EC的文大概会同时开填坑啥的QAQ希望我不要太懒~~~~~


【守望先锋/R76/莱耶斯x士兵76/半架空】陌生人

PART8

莫里森感到有一丝丝不安,天空异常的昏暗,有小雨淅淅沥沥的落了下来,砸在莫里森的脸上,带着护目镜的他并不以为然,但是他的心跳却在加快,他想,有什么事要发生了。

 

“你和莫里斯的矛盾是我一手策划的,事实上你还在为并没有和莫里斯产生矛盾而感到奇怪吧,莱耶斯?守望先锋的解散?不,你看看这些挂在石雕上的人都是谁呢?哈哈!”安吉拉发出了古怪的笑声,“他们都是你们的同伴啊!这些没用的东西,经受不起一点折磨就死掉了,真是可怜~”天空被血色的阳光染红了,让一切看起来就像地狱般的场景。

莱耶斯握紧手里的枪,濒临崩溃的情绪让他的手变得僵硬,“你…到底干了什么……。”他从没想象过自己的声音可以如此的颤抖。

“只不过是机体化试验而已,他们本来可以变得更强为我所用的,谁知道他们竟然这么愚蠢,进行了自我了结。”安吉拉的语气好像在陈述一件很平常的事情,她似乎一点也不认为这件事有多么的残忍,即使那些人是她曾经的同伴,一起度过了无数美好现在看起来却可悲的时光。

“莫里森呢……”莱耶斯几乎绝望。

“哦他可没死啊~你不久之前还刚刚见过了他,别露出那么惊讶的表情,没想到么?你当然想不到了,他根本就不在那次爆炸中,早就被我捉来做人体实验了,我改造了他的记忆,让他以为他险些死在爆炸中,还害得守望先锋解散,而我还在他的记忆中发现了关于你的那些秘密,啧啧真让人意想不到?不过他只是个失败的试验品,你以为你的消息是哪里来的?当然是我放出去的。莱耶斯,守望先锋,从一开始就输了!”

“你为什么要这么做!”莱茵哈特有些不明白,他不肯相信救死扶伤的安吉拉竟然是这样残暴的人,原来她从一开始就不是真心的,那,那些美好的时光难道都是假的么。

“给我拿下他们。”安吉拉对着身边的三名改造人说道,得到命令的路霸率先冲向了莱茵哈特,莱因哈德的光子盾当下了路霸致命的一钩,紧接着挥起他的锤子,挑起地上的碎石块打向路霸,路霸用他那圆肥的肚子挡下了这一击,他从腰带上解下来一瓶药剂,“咕噜”的一下灌入自己的口中,让他看起来更加的巨大,一身盔甲叫做源氏的家伙爬上神殿的柱子,借着巨大的反推力蹬着柱子冲向了莱耶斯,莱耶斯一发散弹打了出去却被源氏的从背后拔出的刀挡了下来,莱耶斯有些惊讶,继续向源氏开枪,却不奏效。“还记得13年前多拉多的那场战役么。”在一边看热闹的安吉拉开始讲述她的故事,“你们不管不顾为了完成任务杀死裘及落(瞎编的名字啦 = =)而殃害了多少人你们知道么?我的父母就死在你,莱耶斯,你的枪下!从一开始来到守望先锋,我就精心策划好了,我要你们死!不,我要你们痛不欲生!”安吉拉的眼白激动的变成了血红色,“我要你们死都死不掉,用永生来体验濒临死亡的痛苦!”

突然而来的乌云遮盖了神庙上空的天空,闪电打在神殿外民的地上激起一层层火花,好像大地都在为之悲鸣。

“我不相信……”莱茵哈特因为一时的走神被突闪过来的源氏刺穿了身体,“我不相信你是这样的人……你不是安吉拉……你不是……”他握住源氏从胸口刺穿的剑,跪在了地上,被牵制住的源氏让莱耶斯反手一枪打中了的心脏,莱茵哈特看向安吉拉“我不会让赢的。”眼睛里写满了不屈。

“是么?”安吉拉优雅的看着莱茵哈特,一点也没有因为损失了源氏而不安。

接着源氏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愈合了被打穿的胸口,“亲爱的,只要不砍掉他们的头,无论如何他们都不会死呢~”

源氏突然站了起来,一刀刺向莱茵哈特,“小心!”托比昂伸手为了去挡住源氏的刀,失去了一条胳膊。“托比昂!”路霸趁其不备将托比昂勾了过去,被藏在暗处的寡妇一枪爆了头。

源氏在莱耶斯的惊讶中一刀刺入了他的胸口,优雅的旋转了一下刀柄再狠狠的从莱耶斯的心口出拔出,甩掉了刀刃上沾着的血液,“就这点能耐么。”

“莱耶斯!”莱茵哈特将他的锤子锤在了地上发出一阵巨大的冲击波,他挥舞着锤子冲向了源氏,然后还没有走过几步,寡妇从远处射来的子弹将他的身体穿透,打断了他的腿,他跪在了地上,手里紧紧的握住锤子,但是他已经没有能力再挥动它了。

莱耶斯跌倒在地,在他昏迷之前,朦胧中他看到路霸踩碎的莱茵哈特的头甲,一枪爆了他的头,因为距离太近,脑浆几乎喷了他一脸。莱耶斯感觉眼前一黑,他伸出手想去抓住什么被寡妇的高跟鞋一脚踩住,安吉拉展开血红色的翅膀从巨大的石雕上飞了下来,她抓起莱耶斯的头发,强迫莱耶斯看着她的脸,“我不会让你死的。”接着,他什么也不知道了。

 

莫里森感觉心脏漏了一拍。

                              未完待续

Ps 并不是莱耶斯他们很弱啦QAQ但是改造人相当于有超能力啊,而莱耶斯他们是没有的,所以比较容易的就被团灭了。。。。就好比一个普通人和变种人大家。。。你觉得普通人能打过金刚狼么0 0(其实只是不擅长写打斗的场面【雾


【守望先锋/R76/莱耶斯x士兵76/半架空】陌生人

PART7

   “这里好像不太对劲。”莱茵哈特看着车窗外的景象,“寡妇的戒备以前可没有这么松散,不夸张的说方圆百里都是士兵,现在我可没有感受到。安吉拉叫我们去哪里找她?”

   “她还没说在……”莱耶斯的话被打断了。

   “铃…..This is the …”

    接到安吉拉的电话,莱耶斯有些惊讶,“莱耶斯,把车子直接开过来吧,寡妇已经被我制伏了,不过我们在旁边的阿努比斯神庙汇合吧。”

   “什么?”莱耶斯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怎么可能。”安吉拉的话有些惊悚的冲进了莱耶斯的脑袋里,让他有些反应不过来。

   “相信我,莱耶斯。”安吉拉肯定的语气让莱耶斯有些怀疑,“门已经给你们打开了,来不来就是你们的事了。”

   莱耶斯看着手里被安吉拉挂断的电话伴随着“嘟——嘟——的忙音。“他说什么了?”托比昂看着脸色苍白的莱耶斯不知道后者到底听到了什么,“她说,她已经制伏了寡妇。这怎么可能呢……”

   “你说真的?”莱茵哈特听完也是一脸惊讶,一脚踩在了刹车上,这一举动差点让他们三个飞了出去。

   然后便陷入了很长时间的沉默,他们唯一共同的问题是,安吉拉一个前守望先锋医护人员,怎么做到这一点的。难道守望先锋其他的人没有解散?

   “走吧。”莱耶斯很肯定的语气,“不管怎样,安吉拉又不会害我们。”

  车子发动了起来,缓缓地驶向阿努比斯神庙,路上的乌鸦被经过的车子惊的飞了起来发出“嘎——嘎——”的叫声,一切都显得毫无生机,就像是暴风过后被洗礼了一样,腐烂和浓重的化学药水味弥漫的到处都是。

“我有种不祥的预感。”莱茵哈特将车子开到了寡妇铁城堡的大门口,门果然是开着的,他们拐向神庙的方向,行驶了一段时间看到了里面巨大的石雕,唯一不同的是石雕不再显得庄重与威严,它们被挂满了各种畸形的或者是身上插个各种管子的尸体,看不清楚原来的面貌。

然后他们看到安吉拉就站在那些神像下面,与这片腐堕的景象相容,她身着红黑色的制服,头发也被染成了变成了黑色,再伴着浓重的黑色眼影与黑色的唇色,面带微笑。安吉拉不再与她的名字的意义天使相符,她更像统治黑暗的恶魔。

她身边站着的是他们的共同的宿敌寡妇,路霸,还有一个不认识的人一身装甲,散发着绿色的光。

他们看起来都与平常不一样了,寡妇的头发变成了粗细相交的管子,身上多了许多盔甲,眼神在没有昔日孤傲轻蔑的神色,里面一片空洞,看不到一丝感情像是冰冷的没有心得机器人。

“你们终于来了啊。”耳边响起安吉拉那带有病娇和狂傲的声音,这不是他们熟悉的安吉拉。

“你到底是谁。”莱耶斯拔出了卡在双腿两侧的枪,对着安吉拉举了起来。

“我是安吉拉啊~最了解你们,你们守望先锋的一切的的安吉拉啊。”安吉拉原本灰蓝色的眼睛变成了紫色。

“你什么意思。”

“你不会单纯的以为,守望先锋基地的爆炸真的是寡妇路霸所为吧,有莫里森防守的守望先锋怎么会那么容易就被攻破呢?是吧~黑玫瑰。”安吉拉说玩便看向身边站着的寡妇,后者并没有反应,两只眼睛直勾勾的盯着前方。安吉拉不以为然的笑了笑。

“你说什么?”莱耶斯的面孔逐渐被惊恐所扭曲。

“就像你想象的那样。”

                                          未完待续

Ps 哈哈哈有木有看的一头雾水~不要慌!还有两章文就要完结了,最后如果不太懂这个梗会给大家解释的QAQ顺便问问大家站不站欧美cp~EC 贾尼 盾铁啥的想开新坑还不知道开哪个QAQ


【守望先锋/R76/莱耶斯x士兵76/半架空】陌生人

PART5+PART6

正在前往阿努比斯神庙。

 

莫里森有些彷徨,从莱耶斯他们走后,僵硬而虚脱的身子就滑倒在地,伤口的疼痛好像被放大了几十倍,时时刻刻的刺激着他的感官,他用双手捂住脸,拽下来面具,好像有什么热乎乎的东西从他的眼角留了下来。

莱耶斯的背影看起来很萧索,仿佛莫里森的死对于他来说就像是抛弃了整个世界。

“莱耶斯……。”

 

另一边“安吉拉怎么会突然去了解寡妇的情报?”托比昂的一句话说出了他们几个人的心声,“我也不知道。”莱耶斯眯起了眼睛,有些迷茫的看着自己手里正在调试的散弹枪,“去了再说吧,看看她搞出来什么名堂。”

“她总要比这些人靠谱的。”莱茵哈特打趣的说。

“恩……”莱耶斯无言以对……

PART 6

莫里森的伤口正在以肉眼看见的速度慢慢愈合,他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自从基地爆炸后,他的身体就发生了这样的变化,只要把伤口里的异物取出来,过些时间,伤口就会自动修复,他找不到这个现象的原因只能把它归成爆炸的辐射的后遗症。

莱耶斯已经走了2天了,可是对于莫里森却异常的漫长,大概是见到了一直想见却又太久没见到的人,那颗冰冻了太久的心,像是被一阵清风拂过,然后有什么东西裂开了。

莫里森想起第一次见到莱耶斯的时候,作为守望先锋的他们被选拔出来,大家都在互相交流,只有他一个人坐在角落里,用手环抱着腿,缩在一个角落里。

“你叫什么?我叫莫里森哦。”莫里森走到莱耶斯旁边,看着坐在角落里的人。

“……莱耶斯。”他抬头看了莫里森一眼,然后又垂下头,把头埋在两腿之间。

莫里森在莱耶斯旁边坐下,轻轻地说了一句“我会一直陪着你的。”他也不知道当时的他怎么会说出那样的话,可能是年龄太小了吧,在还没有接受训练,杀过人的他还显得那么单纯与美好。

莱耶斯没有说什么,他跟莫里森可不一样,他没有父亲,他的母亲把他生在了监狱里面,他的降临大概是一场意外,7岁,他的母亲在监狱里疯癫而死,莱耶斯就被监狱长卖给了角斗场,进行那些给富人们看的杀戮表演,人们给孩子们一把刀,让他们互相杀戮,而他从没有失手过,每次都活着站到了最后。人们给予小小年纪的他一个残酷的称号,死神。他不记得他杀过多少人了,也记不得在他15岁的人生里是否有人给过他一丝温暖。他想他永远也不会相信别人,但是就在那一天这句话却烙印在了他的心里,以至于每一分每一秒都无法阻挡莱耶斯对莫里森的爱恋。

尽管莫里森还是无法改正莱耶斯独来独往的性格,但是他会跟莱耶斯一起行动,莱耶斯和莫里森都不讨厌这一点,更何况若不是一次任务的紧急,他们差点死在任务中,莱耶斯也不会情急之下对莫里森说出了“我爱你。”这世界上最动人心扉的话。即使现在想起,还是会逼得莫里森老脸一红,因为话语闭,在那么紧急的关头他们几乎热吻了快1分钟,他记得莱耶斯捧住他的脸,鼻息暖暖得喷到了他的脸上 然后用他这辈子几乎最温柔的眼神看着自己,他闭上眼睛感受到莱耶斯用舌头撬开了他的嘴唇,在他的嘴里搅动,他也不甘示弱的搂上了莱耶斯的脖子,主动的配合上去,莱耶斯轻轻的吸吮莫里森的舌头,然后咬住了莫里斯的嘴唇,伴着单纯的爱恋,仔仔细细的雕啄着。那大概是莫里森这一生最难忘的场景。“果然还是不能放任你不管,为什么你又要再一次闯入我的生活……莱耶斯,你不知道我有多爱你……”莫里森吧头埋在了自己的手臂里,那些他与他的经历和回忆早就刻在他们灵魂深处,离开了彼此就像是灵魂上的缺失,再也找不到自我。这一次不再离开你。

                                          

未完待续Ps 上次好像没解释清楚QAQ这里的莱耶斯并没有死神的能力,但是在后面会有。然后你们要的情感戏qwq